戰氣

小淼
雷角大陸東方一角,洞庭國內,田家堡中,田家第三代弟子集體在操場上演練武技,田淼混在其中。
田淼是族長田林的最小的孫子,也是第三代中武技最爛的人之一,并不是說他多懶惰,只是每天演練完的收獲,都將會在晚上莫名失蹤。
這天夜里,田淼又感到體內充盈的戰氣逐漸消失,田淼郁悶至極,這樣下去,何時是個頭啊。
戰氣分天地人三級,戰技同樣如此,據說天地人上還有真神和偽神之說,不過那僅存于傳說罷了,除了上古傳說的八位真神之外,就未曾聽說有過真神出現了,此乃后話,以后再說。
田淼心情郁悶至極,就起了床,獨自跑去外面散步,走著走著,田淼感覺精神迷糊起來,仿佛受倒某種召喚一般,走到一處谷口,自然而然的進去了,很奇怪,在外面是一片黑暗,僅有一輪皓月當空而已,山谷中卻是燈火通明,田淼左右打量,發現山谷內面積頗大,兩邊都有石駐,每根石駐上放著一塊石頭,光亮正是從石頭上發出來的,田淼看到山谷內有個小屋子,便走了近去。
“有人在嗎?”田淼站在屋子門口問道。
山谷之內,聲音回蕩,無人回答。
“有人在嗎?”田淼忍住心中忐忑,再次問道。
依舊無聲。
田淼鼓起勇氣,推開房門,剎那間,一股寒氣從小屋內暴射而出,侵進田淼眉心,田淼眼前一暗,昏倒在地…

田淼倒在地上,昏睡了過去。
這股寒氣入體之后,直接進入經脈,沿著田淼平日里修煉的軌道運行著。
經脈中戰氣分金木水火土,除此之外還有風雨云霧冰,據說這之上還有高于他們的雷屬性,只不過修煉雷屬性需要非常苛刻的先天體質,否則,無從下手,戰氣分天地人三階,每階分十級,十級之上還有一個大圓滿的境界,也可稱為偽階,如,地階大圓滿可稱為偽天階。
話不多說,田淼本是修煉金系戰氣,在這一刻,寒氣居然沿著金系軌道運行,田淼的經脈內,都逐漸凝結出冰來,而且還有著愈演愈烈的樣子,這樣下去,田淼早晚變成冰雕。
此時,田淼丹田之內突的暴出一股吸力,將這股寒氣吸進丹田,寒氣本想掙扎,卻發現在這股吸力面前無從掙扎。盡數進了丹田。

田淼繼續昏睡…
過了兩個多小時,丹田之類緩緩涌出一股金系戰氣,進入了金系經脈中。
隨著戰氣的越積越多,經脈居然出現飽和的趨勢,田淼本是人階三級的武者,這個等級,田家下人中也有不少。
在某一霎,經脈之內戰氣聚滿,然后水到渠成的沖擊了第四層。
源源不斷的戰氣堆積到第四層屏障之前,在最后一霎,最后一絲戰氣如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般沖破了這層屏障,源源不斷的涌入第四層經脈之中,田淼豁然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混濁之氣,眼中充滿無限驚喜,以及眼屎,卻發現,已經天亮了。
田淼爬起來,準備進屋找找有啥寶貝,一道聲音從谷口傳來:
“何人如此大膽,我碧雪兒的地方也敢闖。”…
歡迎點評。五分鐘后繼續

聲音聽上去剽悍,可是卻略顯稚氣,田淼心中暗驚,人階八級!這等人物縱然放在田家堡內,也只有父親和幾位叔伯達到了。當然,爺爺和看守書庫的老人不算。
田淼抬頭望去,一個嬌小的影子映入眼簾。三千青絲披散在肩上,一身粉裙格外耀眼,玲瓏小鼻微微翹起,一對秋水眸子滿含怒氣,收握一柄青鋼劍,正氣勢洶洶的朝田淼沖來。
田淼渾身冷汗直冒,馬上原地立定,雙手拱拳:“小子無心來此,不知是前…姑娘住處,冒犯之處,還請原諒。”田淼本來打算稱呼前輩,眼角余光卻看到了一張比自己似乎還稚嫩幾分的臉,到嘴的輩馬上改成姑娘了。
“少廢話,既然闖到這里,就別想把我碧雪兒兩句話打發掉。老實交待,咦?”碧雪兒看到了田淼身后打開的房門,驚疑了一下,問到:“這房門是你打開的?”田淼看了一下小屋,又看了一下雪兒變幻無常的臉色,心中訝然,卻只得緩緩點頭:“小子以為此房無主,便貿然打開了一下,請姑娘見諒。”碧雪兒臉色恢復了正常,心中嘀咕:“這小子哪來的怪胎啊,師父說這小屋有碧靈寒

泉的寒氣保護,叫我未達到人階大圓滿時不要開門,否則會被寒氣侵體而死,這小子哪里來的怪胎,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卻已到了那等境界。”旋即口吻平和了一些:“本姑娘倒沒那么小氣,房子你沒進去吧?”要是被田淼知道了碧雪兒現在的想法,恐怕要偷樂好幾天了。
“絕對未曾踏入半步。”田淼正氣凜然,面不改色。
“我知道了,你走吧!別告訴外面人這個山谷。否則,就算我不如你,但是碧雪兒也會跟你不死不休。”
“咦,不如我?”“少廢話,快走。”
哼,厲害一點那么牛干嘛?小子不和你計較。心里這么想著,人已跑了。
田淼跑到田家堡門前時,卻發現客廳里坐了很多人,田淼發現,除了一群不認識的來人以及父親和爺爺之外。他的妹妹田嶼兒居然也坐在客廳中,田淼心中暗驚:這等排場,所為何事
啊?

小子找了個家丁,打聽了一下,恍然,原來這群人是向妹妹嶼兒提親的來了。
妹妹還真是個禍水啊。田淼苦笑搖頭,走進客廳,在嶼兒旁邊坐了下來。
話說田淼是田林最小的孫子,嶼兒便是田林最小的孫女了,田淼15歲,反觀嶼兒,也才13,也不怪人家來提這親,嶼兒與田淼雖是兄妹,但嶼兒已是人階七級高手,這等年紀的高手,沖擊地階可是很有希望的,這樣的好媳婦,大家族自然不會放過。
來人是天宗之人,此刻為首之人與爺爺正在洽談。
“哥,怎么辦啊?我才不想嫁。”嶼兒湊近田淼耳邊悄悄說到。
“你不是還有個小情人嗎?把他叫來。”田淼一樣悄悄說著。
嶼兒臉一紅:“哥,你…你說…說什么呢?嶼兒聽不懂。”“聽不懂沒關系,看好戲就行。”
終于,天宗之人不耐煩了,站起來一拍桌子:“田林,你不要得寸進尺,少宗主娶你女兒是你女兒福氣,不答應的話,我不介意強來。一個小小田家,我倒…”“我倒不放在眼中,一條天宗的狗,也敢動我的女人。30秒,滾回去。”一道淡淡聲音響起,一名年輕男子的身影詭異出現在客廳之中。
“月宗蒼月!”天宗帶頭人說道,聲音里充滿了畏懼。
“還有20秒,我的時間可不多哦。”
“走!”領頭男子一咬牙,率先離去。“月宗休要囂張,我只是個下人,宗內強者不比你月宗少。”
“喪家之犬而已,幾個八九級人階的人,在我面前可是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蒼月的聲音淡淡響起。
“妹夫,倒還真準時。

上集因為小子太困了,關于洞庭國內的勢力來不及介紹。
洞庭國內,首先由,田,賀,葉,柳四大家族。在這之上還有天宗和月宗兩個宗派,宗派跟家族不同,是有地階強者的,反觀四大家族,除了田家有兩位人階十級武者外,其余家族僅有一位人階十級武者,而在天宗和月宗之后,自然就是皇室了,皇室實力如何,那便以后再說。

話說蒼月出現在客廳之后,先向田淼點點頭,隨即拱手,對著田林朗聲道:“小兒見過世爺爺。”目光卻是盯著一旁的嶼兒不放。“哈哈,少宗主何必多禮。今日還多謝少宗主解圍哈。”“世爺爺哪里話,月宗和田家交好多年,外人都知道,田家有困難,蒼月自當相助,何須言謝。”
田林也是爽朗一笑,然后轉身:“田淼,少宗主可是貴客,就由你接待了。”“是,孫兒知道了。”田淼也是站起,又輕拉了嶼兒一下:“人家來找你的,你也一起吧。”嶼兒猶豫了一下,卻撞到了蒼月近乎熾熱的眼神,小鹿亂撞了一下,臉上浮過一抹嫣紅,貝齒輕咬,低頭低低應了一聲:“嗯。”田淼心中詫然,這丫頭,真有人階七級么?
田淼看向蒼月:“妹夫跟田淼來吧。”話音剛落,卻覺得手臂一疼,田淼轉頭看了一下旁邊的嶼兒,嘆道:這妮子…
一處密林中,三道人影并排而行,赫然變是田淼三人了。
三人無話,不知走了多久。田淼忽然停下來:“沒想到幾年不見,妹夫便是達到了人階大圓滿,這等速度,著實讓小子汗顏啊。”蒼月愣了一下,苦笑一聲:“沒想到田淼兄弟靈力又提升了,哎,還是逃不過兄弟的眼睛。”“那兄弟以為在三名十級人階武者聯手之下,帶著我和嶼兒逃生的機率多大?”蒼月一愣,說道:“三名十階武者,蒼月不說戰而勝之,但只是帶兄弟和嶼兒逃生,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咦,兄弟為何問起這個?”“沒什么”田淼嘿嘿一笑,“三條狗而已,還想躲多久?”
田淼話音剛落,林子后方不遠處,閃掠出三道身影:“閣下好眼力,不過…閣下還是留
在這里吧。”
蒼月嘴角揚起一股戲謔的笑容:“狗就是狗,永遠看人低。”
蒼月下一秒出手了,“霧鎖九天”伴隨蒼月的一聲輕喝,一股濃郁的霧氣自蒼月體內閃掠而出,將三人困在了里面。
“快走,我現在的實力,困不了他們多久。”說罷,田淼領頭,朝安全的方向跑去…
“你是如何知道有人跟蹤我們的?”蒼月好奇的問,要知道,就在剛才,蒼月自己都未曾發現。“沒什么,聞到了殺氣,太重了。…糟糕,家里出事了。”田淼驚呼,旋即立定,面向家族,表情凝

重,一股靈力從眉心涌出。“中品靈力!”蒼月驚呼。“你也太高看小子了,戰氣轉化為靈氣而已。”
爺爺和家人們,你們一定要逃出來啊!田淼心中想著。說道:“蒼月,爺爺他們有危險,可以幫忙么?”蒼月爽朗一笑,“你們在這等著,蒼月去去就來。”
“等等,不用去了。”“哦?”“天宗么,滅族之仇,呵呵,哈哈哈哈,小子與你們不死不休!”田淼的聲音回蕩在天跡,一滴晶瑩液體落在了草地上…

“什么?”蒼月聽了一驚。“兩個人階大圓滿,還有十來個人階十級。天宗,倒也看得起我田家啊。”蒼月聽了心頭一動,問道:“田兄是不是…這么多強者,我月宗可是無法比擬啊,他又如何拿出來?”“呵呵,小子雖然戰氣不怎么樣,可是靈力卻是下品顛峰,而且還有小部分的戰氣化靈,地階之下,如何能看走眼。嶼兒年紀只有十三,卻也人階七級顛峰,如此年紀,若真的給她時間發展,沖擊地階不是難事。既然天宗結親不得,便只有出手除一禍害了。可憐我田家一族…”田淼淡定的說著,仿佛在訴說別家之事一樣,“嶼兒,跪下!”田淼說罷,率先對著田家跪了下去。
“爺爺,族人們,田家今日遭遇此劫,田淼若不能血洗天宗,為家族雪恨,定不為人。”言畢,站起,望向一邊眼眶紅潤的嶼兒,輕輕拍了兩下她的頭,疼愛的說:“嶼兒,哥哥要離開這里,獨自去修行,你就跟著蒼月吧,哥看得出來,他會保護好你,還有,你是田家的最后一點血脈。好好保護自己,對外人,不要提起自己是田家之人。如果哥出了什么意外,也不要報仇,田家血脈不能斷,長兄如父,哥的話就是父親的話,不得違背。”旋即轉身,對著蒼月說道:“蒼月,現在我把嶼兒交給你,你能保護好她么?”蒼月一愣,馬上抱拳:“不辱使命!”

田淼微微一笑,轉身欲走。“田兄。”“還有何事?”蒼月拿出一本戰技和一把寶劍:“田兄,我月宗沒什么好東西,這里有一本水屬性戰技,還有一把碧蛇劍,便贈與田兄,祝田兄馬到成功,小弟得趕緊回去,通知父親收縮勢力,加強防御,今日蒼某出手,天宗必然找上門來,如今天宗實力不知為何這樣強了,月宗若非全宗出馬,也拿不出這等實力。”“如此,嶼兒便交給你了,小子去了,不出十年,定叫天宗還這血債。”“田兄,你…”“天下再沒有田淼,有的只是淼天,淼視天下,傲視蒼穹,誰敢稱雄…”
田淼豪氣干云,也不多說,接過碧蛇劍和戰技,轉身就走。“淼兄若遇到麻煩,亮出此劍,若買我月宗面子的,麻煩可解。”
“多謝!”余音回蕩在天
際。“其實你也可以去月宗的,只是你的個性…倒不是個打掉了牙往肚里吞的。祝你好運!”蒼月低聲喃喃道,看向一邊正在啜泣的嶼兒,溫柔道:“走吧,你哥他會沒事的。而且,你希望你哥有朝一日回來,看到個一蹶不振的妹妹嗎?”嶼兒一愣,撲倒在蒼月懷里:“我真的好怕,哥哥是我最后一個親人了。”“沒事的。會過去的…”看著逐漸消失的背影,蒼月安慰道。
田淼走著,走到一半時,笑道:“天宗這次網撒得真大啊,外圍都是七級人階,看來真是想把田家趕盡殺絕啊。”笑容里透滿了陰狠。“好小子,靈力確實了得,不過,旁門左道,戰斗可是沒用的。所以,嘿嘿,覺悟吧。”
“他的命,是我的。敢動他,便死吧。”一個銀鈴般的聲音傳過來。聲音卻是透著一股不容侵犯的威嚴。
這妮子怎么來了?

來人正是和谷底有過一面之緣的碧雪兒,這道粉色身影閃掠而出,目標卻是直指那埋伏之人,手中精鋼劍舞出一朵劍花,直晃的人眼花繚亂。天宗之人剛反應過來,卻已在電光火石之間,倒在了血泊之中。“這妮子沒想到人雖長得好看,下手卻這么狠。不行,我得跑,心里不要有壓力,別還沒開始,就把命丟在這里了。”“姑娘,今日多謝救命之恩,小子莫齒難忘,來日方長,小子定當回報,姑娘若是有什么需要小子做的,小子當赴湯蹈火,在所不惜。后會有期。”田淼一邊逃跑,一邊說道。“還是無期的好。”心里這樣想著,卻感覺耳邊一熱,一個輕輕的聲音傳遞過來:“你要是還跑呢,便留在這里吧。”
田淼一聽,馬上站住,苦澀一笑,轉過身,望向旁邊的碧雪兒,大義凜然的說道:“姑娘,小子是看您打累了,所以想去找點水來給您解乏,絕無逃跑之意,望姑娘莫要辜負了小子的一番心意。”“哼,誰要信你!”碧雪兒扭過那張稚嫩的臉龐,小鼻微翹,佯怒道。
見過碧雪兒出手的田淼,知道自己已沒有逃生的機會,慘然一笑,道:“姑娘,如果非要小子性命,請將小子性命在小子這寄存十年,十年之后。小子性命雙手奉上。如何?”田淼知道這個談判對于對方而言,沒有半點誘惑,卻也只能如此。碧雪兒倒是一愣,慢慢的說道:
“你還真有趣,我那間小屋,是我師父她老人家留給我的,我修煉的是水系,那間屋子有碧靈寒泉的寒氣保護,未達到人階大圓滿,開門的話,只有死路一條,傳說有一種特殊體質,叫做極寒體質,該體質可以吸收所有寒氣,就算實力不夠也沒關系,這種體質分先天和后天,我想,你應該是先天,所以,你要幫我一個忙,這個忙可能真的會讓你丟掉性命,不過,不會讓你現在去送死,我會幫你提升實力,然后去的,畢竟,極寒體質,不是那么好找的。”
“我愿意。你可信?”
“雖然心里也不知道,但是,我還是選擇相信吧。合作愉快!”碧雪兒愣了一下,旋即伸出一只手,緩緩道。
田淼握了一下那只柔若無骨的小手,感受到女孩手上一抹溫熱

,馬上抽了回來,臉也紅了一半。
“呵呵”碧雪兒掩嘴輕笑,“那么,認識一下吧,我叫碧雪兒,以后,便叫我雪兒吧。年齡么,十四歲。”
果然,這妮子比自己都小上一線。田淼說道:“小子淼天,隨便怎么稱呼,直呼小子也可以。年齡十五歲。小子有一事不明,還望賜教。”“什么?”“雪兒剛才說的小子昨日是吸收的冰寒之氣么?”“額,是的。怎么了淼…淼。”雪兒戲謔的說道。
田淼卻是沒有反應,心里思索著:不對啊,我修煉的可是金系戰氣啊。田淼原地打坐,催動丹田內戰氣,讓它進入了水系經脈中,突的發現,戰氣化為了一股連綿不絕的水之氣。
難道?
閃過一個念頭,田淼立即將體內戰氣一分為五,下一刻,田淼發現,這股戰氣居然分為了五行有尖鋒銳利的金之力,連綿不絕的水之力,生機盎然的木之力,至陽至盛的火之力,沉穩厚重的土之力。

田淼立即凝神,居然五行一齊沖擊經脈壁障,周圍居然產生了一點波動,一股無形之力朝田淼涌來。雪兒見狀,立即跳開,心道: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胎,這等實力,就可以引起天地之氣的共鳴。
田淼對這股天地之氣來者不拒。再加上多年來消失的戰氣似乎重生過來。
第五層,破了。
第六層,破了。
又過了三個時辰,此時的田淼已是汗流浹背,結印越來越慢。
田淼緊咬牙關,卻發現,在那壁障之前,戰氣卻是無法前進半步了,臉上露出一抹失望。
“雪兒助你!”一聲嬌喝自雪兒口中傳出,雪兒馬上催動戰氣,釋放出一股水之力。
對于這股水之力,田淼如魚得水般瘋狂吸收起來,某一刻,田淼豁然睜開眼睛,眼神露出一抹喜色,看向一邊也是香汗淋漓的雪兒,站起,拱手道:“小子多謝雪兒幫忙。”
“不用,你到底修煉的什么?怎么這么耗費戰氣。”
“以前么,是金系,現在么,小子不才,五行齊修而已。”
下一刻,雪兒的臉色終于精彩起來…
本集完。五分鐘后更新下一集

晚上,田淼與雪兒圍著一堆篝火靜坐在林子中。
“你去睡覺吧,我靜一會。”田淼靜靜的說道。
“不去。”
“為什么?”
“你知道么,我太興奮了。”雪兒眼里泛起了些許光彩。
“為什么?”
“雪兒和師父一起闖了多年,從沒聽說過有過五行齊修之人,而且還是可以吸收冰寒之氣的五行齊修,呵呵,雪兒相信,你將來的成就一定不平凡,或許會超過雪兒的師父。”
“謝謝,其實我也相信,只是,那有什么用呢?…”少年抬頭,望向天上的皎潔之月,眼里閃動著些許淚光,“他們再也回不來了。”
“其實也不用那么悲觀啦,他們只是去了另外一個國度而已,說不定他們在另外一個世界看著你,看著你成材,成人吧。”“是么?”“是啊,他們在看著你,所以,不要讓他們失望。”“為什么好像你什么都知道的樣子?”“哦,那個,其實是因為雪兒好奇,你出現在谷中的時候,雪兒就猜到了一些,便偷偷的跟蹤了一下,雪兒還知道,你是叫田淼。你,不會怪雪兒吧?”“呵呵,你覺得我有那資格么?”
良久。
田淼想到了什么,把蒼月贈送的密籍拿了出來,看了一下,吸了一口涼氣,這小子,倒也看得起我。
霧鎖九天的手抄本,地階頂級戰技,呵呵,想不到我田淼修煉的第一本戰技,便是這等好貨,這應該是他的壓箱貨吧。嘖嘖。
感嘆了一下,田淼翻了開來。
鎖霧訣。
霧系戰技,適合地階以下之人修煉,用于困住目標,或隱秘己方氣息,只對地階之下的人有效果。
這樣么,蒼少使用的應該便是這招吧,一人之力,困住三個并不低于自己太多的人,倒也不錯了,只是這霧氣?
“雪兒,小子請教你一事?”“哦?什么。”“霧氣如何修煉?”“你還真是個門外漢,水云雨霧冰本為一體,以水為本,最高為冰,都是同一屬性,既然你五行都可以相互轉換,這霧氣修煉對你來說,應該不是難事?”
“由水之氣轉換而成么?”田淼喃喃道,心中卻是沒有絲毫線索。
“我們去哪里修煉?”田淼抬頭,看向對面的雪兒。
“在洞庭國的西方邊境,有一條烏江,烏江的

另一邊,是烏蒙國,那里有一處魔獸山脈,里面有眾多的魔獸和各種幫人提升實力的藥材,機遇好的話,可能還會遇到先輩強者遺留的洞穴,也會是一點收獲哦,不過那里的魔獸不歡迎人類,會有一定的危險,所以…”
“魔獸山脈么,就是那里吧!”田淼嘴角揚起一抹弧度。
“乖,早點休息吧。晚安”雪兒站起,拍了一下田淼的頭。
“靠!”

晚安
啊不對。。。是,完!!

田淼與雪兒在林子中趕路,走著,一路無事。
三個月后。
某天,田淼吐出一口濁氣,看向旁邊的雪兒:“終于要出去了。”
“嗯,我也感覺到了,人類的氣息。”雪兒也是淡淡點頭,眼里透著一絲如釋重負的感覺。
這三個月來,田淼也是小有收獲,但是不大,只是穩固在人階七級而已。田淼也是輕嘆了一口氣,想要晉級,不是那么容易啊。鎖霧訣也只是熟悉經脈的運行軌跡而已,霧氣也是無從下手。
收回了感慨,田淼看向一邊的雪兒:“走吧。”“嗯。”雪兒輕輕應了一聲。
兩人從林子中緩步而出。
一個小鎮映入眼簾。
田淼和雪兒并肩而行,慢慢走到鎮口。
“柳家鎮”
一塊牌匾掛在中央之上。
“呵呵,柳家么?”田淼自語,率先進了去。雪兒緊隨其后。
走著走著,田淼忽然停了下來,望向一處大宅。一股靈力從其眉心射出,直指那處大宅。
“咦,這是?”良久。“不好,被發現了,雪兒,跑!”言畢。田淼拉著雪兒的手臂,跑了開去。

宅子的客廳內,某位女子突然驚訝了一下,怒喝一聲:“誰人如此大膽,竟敢窺探我等。”語畢,對著田淼逃走的方向暴掠而出,其身后跟著一男一女也是閃了出去,只是速度比起來,卻是差了好多。
田淼與雪兒跑到一處巷口,輕嘆:“雪兒,停下來吧,跑不掉了。”旋即轉身,對著閃掠過來的女子微微抱拳:“前輩,我和雪兒路過此地,無意冒犯,若有得罪之處,還望見諒。”
女子停下身形:“咦,你們真的只是路過?”
“千真萬確。”
女子看了一下他們的年紀,心中暗驚。身后一男一女也是追了上來:“導師,他們?”
“沒事。”女子一擺手,“你們姓甚名誰,年紀多大,家在哪里,準備去干什么?”
“我叫淼天,她叫雪兒,我十五,她十四,別的恕晚輩無可奉告。”
“十五的七級人階,下品巔峰靈力,十四的八級人階,能培育出這等實力的人,也不會是泛泛之輩吧?”女子試探性的問道。
田淼卻是不置可否,聳了聳肩。
“你們好,我是諾藍學院的導師,我叫朵兒。也可以叫我朵兒導師。”自稱朵兒
的女子伸出手,友善的說道,“雖然你們實力也不錯,可這大陸之上到處臥虎藏龍,如果可以的話,不知道可不可以邀請你們加入鄙院,在那里,你們可以獲得更好的培訓…”朵兒身后男子微微驚訝,要知道,平日里這位老師可是何等的威嚴。
“可以讓我在十年內晉入地階么,也就是你那個層次。”對于朵兒的說辭,田淼并不在意。
“這個,”朵兒一聲苦笑,“人階大圓滿沒問題,地階么,我想,在這個大陸上,至少在整個東方,應該沒有人可以下這等保證,畢竟,那是看機緣的。”
“如此的話,還是免了吧。”田淼淡定的說道。
“狂妄!”朵兒身后那名男子終于怒喝而出,“敢和我打一場么?我若贏了,我聽你處置,你若輸了,從哪里來,爬回去。”
朵兒眉頭一皺,卻并未阻攔,以她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對田淼二人出手,既然自己徒弟已經忍不住,倒正好看看這小子真實實力如何,再確定是否真的納入門下。
“三招之內,勝不了你,也算我輸。”淡淡的聲音從田淼口中傳出。
年少本該輕狂。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除了雪兒之外,朵兒導師和那女子都是一陣賅然。
這小子,也太猖狂了吧。
“好,好,好!希望你不要后悔。”
“哪那么多廢話,有什么本事亮出來,我還要趕路。”田淼卻是仿若未聞。
以田淼的處世態度來說,自然不會如此魯莽,只是田淼略微感應了一下,這男子倒的確值不得田淼的重視。
人階八級武者。
在這之前,田淼就算同等級放對,也不敢夸下如此海口,只是現在的他,不僅有了五行之力,還有一點冰寒之氣,更何況還有下品巔峰的靈力,除非是遇到同樣逆天的人,否則在同等級之下,就算高出其一級的強者,也有著戰而勝之的把握。
田淼的信心與狂傲,是有資本的。
男子不再說話,體內戰氣運行,冷冷道:“你會為你激怒我的話而付出代價的。”

田淼沒有理會,眉心處一股靈力涌出,過了一會,輕笑道:“土之氣么?”
“眼力倒是不錯,不過,這些在戰斗中,可是絲毫沒有用的。”
言畢,一聲大喝“滾石拳!”對著田淼沖過去。
滾石拳,人階高級戰技,打法沉穩厚重,土系武者可以修行,擅長持久戰。
朵兒導師和身后女子苦笑搖頭,退后了一些距離,只有雪兒立在原地,未曾動彈。
田淼淡定的望著面前男子,一股靈力也是涌出,鎖定著面前男子的一舉一動。
十步,
田淼未動。
九步,
田淼未動,
三步,
田淼未動,
一步,看著在瞳孔里放大的男子,田淼動了。
毫無花俏,只是平平的打出了一拳,也是簡單的和面前男子的拳頭對上了。
“找死!”男子暴怒,面對比自己高出一級的武者,還敢硬碰,實在是太看不起他了。
下一秒,拳頭對上之后,男子臉色變了。想象中的田淼被轟飛的場面并沒有出現,田淼依然談笑自若,望著面前男子,眼里透著一股嘲諷之色:“你的攻擊,太弱了。”
觀戰的朵兒和身后女子臉色變得無限
精彩,朵兒喃喃道:“敗了么?”
“不可能,他只有人階七級啊,怎么可能在不施展任何戰技的情況下一招打敗龍清?”
只有雪兒未曾有太大的笑容,嘴角噙著一抹微笑。
回到戰
斗,田淼在男子出手的一剎那,體內戰氣涌出,化為金,水,木三系之力。
金的尖銳鋒利。
水的綿綿不斷。
木的生機盎然。
木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克土。
五行的相生相克,在這一刻被田淼發揮得淋漓盡致。
三個多月來,壓抑在田淼心中的怒火,是該發泄了。
一聲狂喝,田淼用盡全力,戰氣如破石而出的竹筍一般,盡數侵入面前男子體內。
男子再也承受不住,身形倒退而出,一口血箭噴出,望著田淼,眼里充滿了恐懼。
震驚。
全場震驚。
田淼想趁勝追之,無奈一個地階強者在旁觀戰,不是他招惹得起的存在。
原地,立定,抱拳:“小子淼天,承讓了。”
一刻間,豪氣沖破云霄…

良久,男子從恐懼中回過神來,仰頭長笑,只是眼里卻是充滿苦澀。
緩緩回過頭,望著田淼:“你很強,不過,我會修煉得超過你,早晚有一天,你會敗在我的手上,你是我要超越的目標。”語畢,男子也是豪邁一笑,伸出了一只手:“認識一下吧,我叫龍清,那位女子是柳家的長女,柳藍兒,我們都是諾藍學院的學生,今天是我導師來柳家招生的,沒想到…”
田淼也是一愣,旋即伸出一只手,與龍清握上:“雖然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不過我也告訴你,今后的我,你只有仰望的權利。”語畢也是一聲長笑。
龍清受挫而不折,反而能將之化為動力,并沒有絲毫記仇之心,也確實為可交之人。
“請問朵兒導師,在下和雪兒是否可以走了?”

“不錯,不錯,這么年輕的三系同修武者,倒的確有著幾分讓人側目的資本。”龍清沒有看出來,朵兒自然是看出來了,只是聽到這里,龍清臉上的苦澀之意愈發的濃了。
原來自己跟他的差距,遠不是一星半點啊。
田淼卻是笑而不語,望著朵兒,臉上沒有絲毫波瀾,等著她的下文。
“這么好的學生,要我去哪找啊。”朵兒轉過身,望天輕嘆。
旋即轉身,一聲輕喝:“靈力囚籠。”一股靈力從眉心涌出,將田淼包圍:“如果你能破此招,就可以走了,否則,就留下來,做我諾藍學院的學生吧!”
感受到這股靈力的力量,田淼大驚:“中品靈力!”然后便是苦笑,中品靈力,倒的確不是現在的他可以抵抗的。
“這便是靈力的進攻么?”任由那股靈力將自己包裹,田淼自語。在這股力量面前,他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
“卑鄙!”一聲嬌喝自雪兒口中傳出,手中精鋼劍也是不慢絲毫,直指朵兒刺去。
“哼!”朵兒用眼角瞥了一眼雪兒,嘴角也是冷笑一聲,手掌成印。
“寒冰刺!”
寒冰刺,人階高級戰技,水屬性修煉者習之,用于攻擊。
一道肉眼依稀可見的白色戰氣自手指射出,刺向雪兒。
戰氣擊中雪兒前進的身形,雪兒悶哼一聲,身形倒退數步。雪兒一對秋水眸子盯著朵兒,剛欲拔劍再攻。一道怒喝傳來
“休要傷她!”

喊話的自然便是田淼,此刻的田淼,眼里透著濃郁的怒氣,再沒有了先前的淡定從容。

真的怒了!
于公來說,雪兒對田淼有救命之恩;于私,三個多月的相處,田淼已經把雪兒看做了自己的朋友,親人,或者,更甚一些。
于公于私,田淼都不能對雪兒受到傷害而視若無睹,何況這還是因他而起。
所以,田淼
出手了!

田淼體內五行戰氣上涌,對著朵兒的靈力轟去。
想象中的轟鳴聲并沒有出現,田淼的戰氣如同打到空氣一般,直接穿透過去,未見絲毫波瀾。
“沒有用的,靈力的封鎖,同樣只有靈力可以破開,你的靈力雖是下品巔峰,但在擁有中品靈力的我面前,倒也沒有幾分說話的資格。所以,你還是跟我回諾藍學院吧,在那里,你會受到很好的培訓。”
“靈力的進攻么?”田淼自語道。隨即抬頭,望著朵兒導師,嘴角揚起一抹輕笑。
“雖然我也想去貴院討教一番,不過,結果可能要讓你們失望了!”
說完,田淼體內五行之力加快速度,瘋狂上涌,嘴角揚起一抹弧度。
“還不死心么?跟你說了沒用的。”朵兒感受到他愈發濃烈的戰意,輕聲道。

“有用沒用,不試怎么知道呢?”田淼依舊淡定的說著,只是臉上,涌起一抹瘋狂的神色。
“雖然不知道是否有用,但是,能讓她分一點心,對你來說,應該有點幫助吧。”雪兒也是恢復了冷靜,氣定神閑的說著,“冰之氣么?既然硬拼沒用,那便用速度吧。”
“游步青蓮!”
聲音落下,雪兒如同一只蜻蜓般,就這樣飄了出去,目標直指朵兒導師。
“放肆!當我不存在么?”一邊的柳藍兒也是拔劍而出,迎向雪兒。“你么?”雪兒微微打量了一下柳藍兒,“你我雖同為人階八級,但在學院的呵護下成長的你,倒不是我的對手。”“你!…”柳藍兒有點氣急敗壞,但接下來的話還沒有說出來,雪兒的劍已經到了。
“寒冰刺!”
“什么?只看一遍,便已記住了我結印的手法。哈哈,你們倆倒真是讓我驚喜啊!”田淼也是心中暗驚:這妮子,還有這一手啊。
“人階高級戰技而已,倒也用不著花多大心思。”此時的雪兒已經完全的壓制住了藍兒,眼里也是涌上一抹狠色,“再不放了他,你這兩個弟子的命,我收了!”

“個性倒是不錯,不過,一個地階強者,只是對付兩個人階的,倒也花不了多大心思。”
“困木陣!”
困木陣,人階高級戰技,用于封鎖迷惑敵人,木屬性武者可以修行。這朵兒,居然也是水木雙系修行者。
一股戰

氣涌出,將朵兒也是牢牢困住,后者也是頃刻間不能動彈。
“打架的時候還要分心,雖然低你一階,不過,還是要說,你太高看自己了。”田淼慢慢的說著。
田淼體內的五行之力運轉到了最大量。
“戰氣化靈!”
田淼心中一聲低喝,源源不斷的戰氣轉化為靈力,向朵兒導師的靈力封印轟去。
“怎么回事,他的靈力,在上升!”朵兒也是自語道。隨即臉色變得凝重,加強了靈力的封鎖。
“你們拖住那雪兒,別讓她打擾到我!”朵兒一聲喝出,注意力全部轉到了田淼的身上。
“來吧,把你的本事都使出來。”朵兒輕聲說道。
此時的雪兒已經從封印中解脫,卻也被龍清二人拖住,只能心里干著急。
此時的田淼已是緊咬牙關,體內戰氣瀕臨枯竭狀態,身上青筋暴起。某一刻,終于承受不了靈氣的如此消耗,一口血箭噴出。
此時的田淼,大口喘著粗氣,嘴里喃喃道:“要用那冰之氣了么?”
旋即體內戰氣再次運行,一股冰寒之氣緩緩上升。
“為何如此倔強?”朵兒開口詢問。要知道,只是讓他做自己學生而已,多少人羨慕不來呢。
“呵呵,責任,使命,命運,這些,不經歷過,不會懂的。”田淼輕笑一聲。
“冰寒之氣,氣化為靈,給我破!”田淼心中狂喝。

田淼的冰寒之氣如數轉化為靈力,此刻的他也是強弩之末,正蓄勢待發準備最后的攻擊。
田淼嘴角鮮血不要錢似的涌出,如此大負荷的戰斗已經讓他經脈出現了嚴重的受損,意識也是愈發薄弱。
“這便是最后的攻擊了,如果非要留在這里,或許便是天意吧!”田淼望著朵兒,緩緩的說著。
“最后的攻擊么?真讓人期待呀!”朵兒導師也是看著田淼,輕輕的說著。
朵兒再欲加強靈力的封鎖,卻迎到了田淼那堅毅的眼神,此刻的后者,頗有一副寧折不曲的味道。
“罷,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何如此倔強,或許你有你的理由,我只是要收你做我學生,除此之外,并無他意,既然你執意不肯,我也不強留了,這只是我七成的靈力封鎖,你若能破,便去吧。”
田淼靜靜的聽她說著,某一刻,全身經脈暴起,一聲厲喝:“破!”
一刻間,靈力的封鎖被摧枯拉朽的破開了。
“這是…中品靈力的攻擊!怎么回事?這小子,到底還有多少我不知道的本事啊!”朵兒自語。

此刻的田淼再次一口鮮血涌出,立定,抱拳:“謝導師成全。淼天是否可以離去了?”
“可以。”朵兒揮了揮手,繼續道,“雖然我不知道為何你的靈力能短時間內提升如此之快,但是你的靈力應該還是停留在下品顛峰吧,而且,看你使用的熟練程度,應該還停留了不短的時間吧。我想,或許是遇到了某種屏障吧?一般的地方可是沒有靈力的修煉方法哦,但我諾藍學院,正好有這個方法。哎,我什么都沒說哦,諾藍歡迎你們,別讓朵兒等得太久哦。”
此刻的田淼,臉色終于動了。確實,正如朵兒導師所說,這個層次,他停留了五年的時間了,戰氣資質拙劣的他,在靈力上卻是有著卓越的天賦,只是他達到了下品顛峰的靈力之后,就再也沒有突破,他自己也為此苦惱了很久,卻沒有絲毫的辦法,今日聽說靈力可以修煉,他又如何不會動容?
田淼微微站定,再次抱拳:“多謝朵兒導師指點,小子手頭之事完結,一定前去諾藍學院認真學習。”
朵兒也是微微點頭,露出一抹微笑,讓人如沐春風一般,“去吧,再遇到什么麻

煩,就報諾藍學院的名號哦,雖然不知道你為什么好像沒有聽說過的樣子,但是諾藍學院的名頭,就是在整個大陸,也是排得上號的。”
“多謝導師,小子淼天先行告辭了。”
田淼轉身,卻看到遠處西邊鎮子外的天空上,一朵煙花綻放,在空中組合成了一個“天”字。
“咦,這是?…”
“天宗的求援彈,這些家伙,又在干什么?”
“天宗么?呵呵,雪兒,我們走吧。”田淼說完,再也忍受不住,就要倒地。
雪兒連忙將其扶起。
“天宗,天宗…”田淼口中喃喃道。
“我懂了,放心吧。”雪兒嫣然一笑,輕聲道。

下載APP客戶端
20元体彩刮刮乐中奖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