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廷長篇第三章

喵嗚
永寧宮內,燭光從殿外便清晰可見。

殿內的兩個人影自然是萬皇貴妃與憲宗帝。

琴瑟和鳴,伉儷情深,這樣一番情景,日日看著也便了然無趣了。

我站在殿外,聽著殿中人的笑聲。

好…無聊

侍寢是萬皇貴妃一個人的事情,卻非要全永寧宮的宮女太監都在殿外守候,顯耀隆寵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有些做作之嫌了吧?

再說萬皇貴妃的笑聲,真得好滲人誒…

“皇上,你總講這樣晦澀的笑話,真是…”

“皇上,貞兒渴——”

“不要嘛,皇上…人家要你喂…”

“……”

如果在殿中的是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倒也賞心悅目,但一聯想到萬貴妃那張老臉,頓時一陣反胃。

宮中諸人最納悶的事情,莫過于萬皇貴妃隆寵了。

年老色衰的萬貞兒,對圣上的吸引力就那么大嗎?

但沒有人懂,這是一段怎樣的孽緣。

也許這不單單是愛,還夾雜著親情與依戀。

不過那又怎樣呢?誰也改變不了萬皇貴妃寵冠六宮的地位。

想到這里,忽覺自己好像有些多愁善感了?

還是想起了…

不行!快把那個念頭拋掉。

我是阿琪,無心無謂的阿琪,怎么能讓一段陳年舊事亂了心境!

但我只是把那件事悄悄的放在心里,這樣,也不算犯戒吧?

“神情恍惚,精神渙散。你是中邪了吧?”

“呃…啊?”我正出神時,冷不丁身邊冒出個聲音來,嚇了我一跳。

“皇宮內院,休得胡說!”

片刻間,我的臉上已經恢復了平靜。

“孟統領,記得以后莫提‘中邪’二字,免得引來無妄之災。”

“我行得正坐得直,鬼神又怎會找我麻煩?”他頓了一下,“倒是有些人,做了虧心事,自然是怕鬼敲門的…呵呵”

說罷,便是一陣冷笑。

“放肆,九五之尊在此,豈會有什么牛鬼蛇神侵入?”

我面無表情地說著,“再說那怪力亂神之說實屬荒謬,還請孟統領慎言。”

“也是啊,某些人,壞事做盡,自是不怕因果報應的。”

孟統領轉身,投給我意味深長的一撇,“對嗎?”

我扭過頭去,不再理會這瘋子。

我知道,這個孟統領一直都是充滿敵意的。

原因在于,他的親妹是宮中的宮女。

三年前的一場大火,她的妹妹死在火中。

那場大火,宮中眾說紛紜,矛頭全部都指向了萬皇貴妃。

但事實上,我很清楚,萬皇貴妃雖然害人不淺,但那場大火,真的只是一場意外。

但他很固執,他認定的事,誰也無法更改。

他愛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

反正我做下的惡事多了,也不差這一件。

我從未替自己辯解過什么,我只是默默地承受下,與我無關的人和事。

“因果報應?呵呵…”

我我無所謂,如若真有什么因果輪回的話,又能怎么樣呢?

像我這樣的人,就是死了,也是要下地獄的吧?

但是,僅我一人下地獄,便可以守護住那些我愛的人,那我在所不惜。

阿妹,今天是你的生辰,原諒我不能為你祝壽。

姐姐在這里祝福著你,我的阿妹,會平安的。

晨起,才想起今天是月底。

宮女每月的月底都是領月俸的日子,同時在這天,是有假日的。

“去看看阿妹吧。”

這樣想著,腿便不自覺的走到了坤寧宮附近。

前些日子得知織錦因為聰穎而被皇后看重,提拔去看守內庫。

今天,她一定很忙吧?

不過也只有今天,才有機會見著她。

“排好隊,挨個領俸祿和秋衣”

又是月底,織錦打開帳本,開了庫房開始給坤寧宮的大小宮女們分發月銀。

“二兩銀,拿好。”

“給,下一個。”

一晃四年過去了,昔日那個做事毛躁的小丫頭已長成了一個成熟漂亮的少女。她叫紀織錦,是全坤寧宮最受人歡迎的姑娘,她美得不敢讓人直視,集聰明睿智于一身的她當之無愧。

今天,又是一個晴天呢。

織錦的心情不錯,她早早收工,然后準備把被褥取出來曬一曬。

“織錦姐姐——”

遠處跑來一個人影,走近了才看到,原來是永寧宮的小太監張敏。

“姐姐,”

“小敏子?”織錦一看是她平時交好的小公公張敏,不由的咧開嘴笑了。

“還有我呢——”

在張敏的后面,另一個跑的比較慢的小太監氣喘吁吁道。

“懷恩!”

織錦一陣欣喜。

“今天你們沒有差事嗎?”

“今天萬貴妃和皇上游湖去了,不用我們隨身侍候,所以我們就偷偷溜出來了。嘿嘿…”

“這樣呀。”織錦了然,這兩個小公公和她都是同一年入宮的,關系自然不錯,張敏和懷恩雖然在萬貴妃宮中當差,但平時對她卻是十分照顧,經常來看她。

如果沒有他們兩個的陪伴,織錦真的不知道那最痛苦、最難熬的日子她該如何挺過去。

“不光是這樣,我們還有好東西帶給你呢。”

張敏轉過頭催促懷恩道,“喂,豬頭三,還不快把東西拿出來?”

“瘦猴,你催什么呀?我這不正拿著呢嘛——”

“什么東西啊?神神秘秘的…”

“你準保喜歡的。”張敏和懷恩不忘補充一句道。

織錦撇撇嘴,她可從來不對他們兩個抱有什么希望。

“去年生辰,你們了送我一只花瓶,結果半道上讓懷恩打碎了。”

“我當時腳下一滑…”懷恩小聲辯解。

織錦繼續拆臺,“前年是一個裝狗食的盤子,后來讓小敏子磕破了一個邊。”

“呃…”張敏捂臉。

“還有大前年,那個桃子最后可是爛掉了哦——”

“那要怪瘦猴,我叫他看清楚了再摘的。誰想他看都不看,拿完就跑。”懷恩控訴道,結果引來了張敏的一記白眼。

“我要不跑的快點,不就被師父追到了嗎?笨蛋!”張敏沒好氣道,剛想說什么,卻不想看到了愣在當場的織錦。

“燕語坊的胭脂…”

織錦看著手中鏤刻這桃樹飛燕孔紋的精致木盒,愣了好久。

“哎,瘦猴,你說這禮物姐姐喜不喜歡啊?”懷恩捅捅張敏,小聲問道。

“你懂什么?我問過御膳房的小德子,他說女孩子家都喜歡胭脂水粉的。”張敏自信滿滿。

只可惜,織錦不是一般的女孩,是極品中的奇葩。

“干嘛這么破費?”織錦突然抬頭,一叉腰兇巴巴地講道“又浪費錢是不是?啊!多貴啊”

“再說了…”織錦一臉幽怨,“你就是送我個桃子,哪怕它是爛的,那也能吃啊…嗚嗚”

“呃?”

張敏和懷恩同時一震,天!居然忘了,織錦最大的兩個特性;愛省錢和能吃。

“對不起,織錦姐。”懷恩低下頭道,“每年你的生辰,都被我們搞砸了。我和張敏一直連一個像樣的禮物都沒送過,所以…我們本來想給你一個驚喜的…”

“我從來都沒有在乎過東西有多貴重,你們是知道的。”

織錦道,“不管怎么說總要謝謝你們,還記得我的生辰。這就夠了。”

她在宮中的第一個生辰,是在張敏和懷恩的陪伴下度過的,那年他們還只是倒泔水的雜役,什么都買不起。她說她喜歡桃子,這兩個傻瓜便去師父看守的果園偷摘,結果被打的鼻青臉腫,卻依然咧著嘴把早就爛了的桃子遞給她。

第二年,她領到一份養狗的差事,他們兩個不但經常幫她照顧狗,還在生辰時送了那只盤子,雖然缺了一個邊,但她依然覺得甜蜜萬分。

還有去年,那個花瓶其實俗的要死,還被懷恩不小心打碎了。但她依然笑著說“沒什么,碎碎平安嘛”。

今年,終于收到了一份像樣的禮物,一盒胭脂,但織錦知道,最重要的不是胭脂,而是這份情。有些人、有些事,是要記一輩子的…

“謝謝…”織錦哽咽著,轉過身去擦淚。

“織錦姐,你別哭啊。”張敏不知所措道。

“誰哭了?風大,眼睛里進沙子了!不行嗎?”織錦紅著眼睛道。

我緊緊的捂住嘴,生怕自己會控制不住的叫出聲來。

我多么想沖上前去,攬過織錦的手,像小時候那樣叫一聲‘阿妹’啊!

可我必須忍住,我不能過去,絕不能…

我只是在遠處默默地看上一眼,看著她幸福安好,我便放心了。

我明白,這是我選擇的路,就一定要走到底。

有一個很古老的問題,

假如有一天你的妻子和母親同時掉入水中,你是救哪個?

今天這個問題落到了憲宗帝的頭上。

這件事還要從皇上和萬貴妃游湖說起。

春日游湖,圣駕駛于木舟之上,不知因何故,萬皇貴妃與周太后因為一點小事而爭執了起來

萬皇貴妃的心情不錯,風拂楊柳、初陽和煦,真是極好。可一看到身旁的周太后,再好的風景也頓時失去了情趣,變得索然無味了。賞景講究的就是一個氣氛。本來是帝妃二人執手相依的情景,你一個死老婆子在這里煞什么風景?當然,在這個問題上她直接忽略了自己的年齡。

萬皇貴妃不爽,而那周太后就更不爽了。

周太后本來想趁這個機會,和兒子聯絡一下母子間的感情。要知平日里他們母子二人因為各種各樣的事情,已經很久沒有好好地談過心了,本來就不是很深的母子情分就因礙于身份而日漸淡化,從而產生了一道無法抹去的溝壑。

有多久,她和她的皇兒沒有在一起用過一次膳了?

有多久,她和她的皇兒沒有在一起閑話家常、共度今宵了?

太后也是人,也是母親,也渴望普通人家母子相依、其樂融融的幸福啊!

于是今天,周太后那顆母親的心動搖了,她正要將埋藏在心底的母愛表達出來時;卻見她的兒子正依偎在萬皇貴妃的懷中,而萬皇貴妃的臉上也充滿了柔情。

你說,周太后見此情此景,能不吃味嗎?

剛剛升溫的心頓時拔涼拔涼的,一瞬間從沸點降到冰點的周太后心里很不是滋味。

周太后不喜歡萬皇貴妃,此時更是不悅。

一來二去,二人都是一張冷臉,接下來的事便顯而易見了。

=======================

我剛回永寧宮,便聞萬妃落水,心下一驚。

知道了前因后果,這才放心下來。

“娘娘,皇上在外面呢。”

我通傳道,卻見躺在床上的萬皇貴妃別過頭去,一臉的不快。

“哼,告訴他,本宮不見!”

“可那是皇上,娘娘,這不合適吧?”我怔了怔勸道。

“本宮說了不見就是不見!你讓他去看周太后去吧!”

萬皇貴妃怒急道。

“呃…好吧。”

我無奈,只好照辦。另外囑咐宮女去煎藥。

見皇上還在發呆,我只好退到一邊去。

“孟大人啊。”我笑得別有深意,“孟大人今天可真是英勇呢,真讓奴婢萬分佩服——”

我向孟統領那邊湊了湊,小聲道。他顯然不買我的賬,冷哼一聲,別過頭去。

“您老的勇氣,可非常人啊。畢竟還沒有幾個人敢像孟大人那樣只身跳入河中,救起落水的萬貴妃。嘖嘖…”

我搖頭晃腦地講著,咋了咋嘴。可以想象的到孟統領那像吃了蒼蠅一樣的表情,一定十分膈應吧?一想到這個成天到晚一張臭臉像誰欠了他八百吊似的家伙,也有吃癟的時候,真是爽啊。

把自己最討厭的仇人救上來,這樣令人矛盾萬分的事情,任誰心里恐怕都不會好受的。更何況孟統領一向不喜萬貴妃,呵呵…

“咦,孟大人”我一本正經地問道,“你的臉怎么發綠啊?”

“是身體不舒服嗎?”我一臉的關切。

“琪掌宮管的未免太寬了點吧,末將的身體還不用你來過問!”

孟統領終于忍不住了,陰沉著一張臉還擊道。

“是奴婢逾越了。”我一臉無辜,“不過奴婢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啊,畢竟孟大人可是皇上身邊的人,奴婢自然要多關照一二了。”

“唯女子小人難養也!”

“呵呵”,我笑得如花燦爛,“孟大人是大丈夫、是君子,奴婢一介女流之輩,頭發長見識短的,自然也只能做這卑鄙小人的勾當了。”

“你無恥!”

孟統領從牙縫里擠出三個字來。

“奴婢一向遵規守矩,何曾失德?”

我回敬道,無比淡然。

“天下怎會有你這樣的女子?”

“唯女子小人難養也。”我將他剛才所說的話原封不動地送回來。

“你!”孟統領被氣的不輕。他盯著我,一字一句地講道,

“我救她,是出于本能,是人性之善使然。在那種情況之下,我就是再討厭萬皇貴妃,也要去救她。因為那是一條人命,我不可能坐視不管,眼睜睜地看著她被活活淹死而無人敢下水去救。不是為了功名利祿,而是為了對得起自己的本心。我…問心無愧!”

他似乎要把我看穿了一樣,

“不像某些人那樣虛偽,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

我啞然,久久無言。

“人性本善…天下竟還會有這樣的傻瓜。”

如果換做是我,讓我去救我的仇人,那么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心胸寬廣的以德報怨。

或許十年前可以,但是現在不可能了。

我真心待人,人不真心待我。得來的是欺騙、是背叛、是出賣、是無情……

一顆心早已麻木,學會了太多的虛假,反而迷失了真正的自我。

只是…

“等等,不對勁啊?”我突然醒悟道,“明明是我先占上風的,怎么才一會的功夫就成我理虧了?”

真該死,每回的爭論都是由我被駁得啞口無言而收場的,可我平時一向是伶牙俐齒、能言善辯的啊!怎么就贏不了呢?氣死人了!

“哈!又輸了。我說琪姑姑,你是不是一看見孟大人,腦子就不好使了啊?”

一個調笑聲傳來,是路過的小丫頭木槿,該死的!

“笑什么笑!”我兇神惡煞地瞪過來,“閑得沒事干是不是?萬貴妃的藥煎好了嗎?啊?”

“哈哈哈——”

在周圍搬弄花草的幾個小宮女也一起齊聲笑了。

“還有點規矩嗎?干活去!”

我怒斥道。木槿扮了個鬼臉,吐吐舌頭走開了。

這小妮子!真不像話!

我郁悶地想到。

下載APP客戶端
20元体彩刮刮乐中奖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