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云涌

慕云
敬啟者,
歷年來,江湖紛爭不斷,高手如云,為平息明爭暗斗
蜀山之巔開始以武論長,各家為爭奪桂冠,盡皆前往,希望能一戰成名,
但也有些欺世盜名之輩借此由頭,坑殺正派人士
故事由此展開…………

在下 蜀山 柳慕云
師承 :無塵劍–柳逸塵

小草
我小草,蜀山無名小俾,侍奉無劍塵道長。說是俾女,道長視我如己出,我們儼然一對父女。慕云大師兄得到師傅真傳,耳鬢嘶磨間也贏得了我的芳心。我的眼里除了師傅就是大師兄。這個微妙的感覺,我喜歡,并且超級享受。

聞鍵
自古蜀山多奇人異士,尤以蜀山為尊,后三十年前西域邪圣暗殺正道人士,江湖人士人人自危,時任蜀山掌門柳逸塵,為天下蒼生武林同道,率江湖人士反抗西域血妖門入侵中土武林,最后同邪圣同歸于盡在南昆侖山,最后眾武林同道尋得柳盟主是尸身,卻未得尋到邪圣遺骸,并發現此處山石樹木盡皆劍痕斑駁,經家師檢驗柳盟主與邪圣在墜崖之后并未仙逝,而是凝氣瞬發,骨肉筋脈難以承受自身內勁血氣爆裂而亡。
邪圣由此查無所蹤,時至今日,江湖再現血雨腥風,在下于蜀山腳下安寧村,發現被屠村莊,村民人人邪血入體形同僵尸,極似當年邪圣門圣藥藍血。
制服全村百余僵尸之后,變遇上蜀山告知個門派同道,江湖有異….
此時傍晚 殘陽似血

在下豐都溫劍
師承;游行神醫——文戩
千骨
蜀山巔,紅月掛,殺戮起,荼江湖。
月亮終于變成了血紅色,宛若嬌艷欲滴的薔薇。
婆婆曾講過一個傳說:
當月亮變成血紅色,蜀山的群魔將會出山,人類也將結束安樂,人間將變成煉獄。
當月亮變成血紅色,我便可以隨群魔下山,經歷我成妖之后第一個劫。若過了,便是高等的妖,可有無邊法術,可有七情六欲;不過,便煙消云散,沒有靈魂,沒有輪回……

我是蜀山小妖–婳千骨
期待下山,期待未知。

神漢
蜀中多山,山多奇石,日月靈氣,藏寶出妖。蜀山為靈氣之主,萬山之根,是故蜀山為人魔必爭之地也。權利、財帛都會令人誤入歧途,陷入萬劫不復。個中更有癡男女,怨妖魔,看人間如何渡過此劫。
皓月
人世間,功名利祿,愛恨情仇,轉眼已是數十年。 經過這些年的休養生息,我魔道已經恢復了些許實力。 如今正道中人以蜀山馬首是瞻,今日去往蜀山一定要搓搓正道這些狗賊的銳氣。

我是皓月,數十年前正邪大戰逃走的魔道首領。
慕云
眼見各家高手皆以到齊
我上前躬身施禮:
‘各位請了,在下奉師之命,繼續承辦武林大會
當今妖魔當道,家師也已身遭不測,

如今【皓月】依然出山,此人武功深不可測,加之習得通天魔法,希望此次盟主能繼續率領群雄 再創魔道!!‘

’草兒,取我的劍來‘
’是,師兄!‘

’諸位這柄《無塵劍》乃是師傅生前所用,現已經傳給在下,我當此劍,繼續蕩盡妖魔,洗凈凡塵!‘
小草
這幾天來的人好多啊,把禪房都住滿了。這么亂亂的場面,也只有我大師兄能夠控制。看著大師兄忙里忙外,我好心痛他啊。師傅囑咐我,一定要揭盡全力幫助大師兄度過這次難關。師傅這句話其實好多余,大師兄在我眼里是神的化身,我的眼里只有大師兄。大師兄忙著除妖降魔的大事,無暇顧及自己,我只能盡心盡力為大師兄做一切我能做到的。我發過誓,只要大師兄好,要我怎樣都行,哪怕是我的小命。大師兄,這份對你的深情你可知道。

聞鍵
眾武林同道列于正殿之上
這時 我卻看到一個面孔 沒錯 此人邪氣外露 我袖中的銀針藏于手中 僅僅盯著此人行蹤,屏氣收吸,掐匿蹤訣后遙遙緊跟此人。

千骨
我終于下了山。
小鎮上的人類和我幻化的人形大體相同,我邊走邊看,忽而一處旗幟吸引了我,灰白色的布料上寫著:喝茶,聽書,觀武林。
我不曉得,踏入茶館,是我的命盤轉動的開始。
臺上面有個凡人,口若懸河,說著一些我似懂非懂的段子。從他得知,山上將有場武林大會,會有各路英雄聚集,婆婆也說過人間的舞林大會,也說過,許多妖魔也會匯聚于此,而后,便是人、妖、魔三界的斗法了。
要渡劫成妖,就必然要去,因此,我化成江湖女子,手持青劍,也跟著江湖人士去了大會。
去歷劫。

神漢
凡人不知神仙苦,修道亦是為君忙。眼看著劍拔弩張的蜀山比武就要來到,魔君出世,小妖露頭,血雨腥風已然在逼近,可是為了名利而來的各路人馬還在明爭暗斗,傷的是除魔衛道的實力,寒的是上一輩掌門的心,重任交與何人?溫劍vs柳慕云。可是,那個婳千骨還是不該愛上小草的,人妖殊途,罷了,還是看魔君如何出手吧!

皓月
這些正道狗賊口口聲聲正義凜然,把我圣教趕盡殺絕。今日又在蜀山上聚會要再次對我教進行屠殺,聽聞正道已經是年輕人的天下。今日老夫就要去那蜀山之上,單刀赴會去滅一下這些乳臭未干年輕人的威風。
慕云
‘溫公子,請’
溫劍稍一遲楞,立刻跳上擂臺 躬身施禮
拉出長劍
‘素聞,溫公子,醫術冠絕天下,想不到對武林盟主也有覬覦之心,呵呵 小心了’
挺起無塵劍 一招 孤云出岫 騰身而起 下落之勢猶如 山河倒泄
只取溫劍額頭

小草
沒有說上幾句話,大師兄貌似就要跟人家動手。也是,既然是我們牽頭做這件事情,我們蜀山就該事事靠前。只是,唉唉,好幾個門派都在虎視眈眈,云哥哥,你可不能有半點差遲啊啊啊。
聞鍵
我心中暗叫不好 劉少俠的劍攜劍風刺來 與此同時 黑衣人以行至剛才持劍婢女身后 手中黑氣纏繞正欲 對婢女下手 我手中銀針彈指而出 嗖 飛向黑衣人 可黑衣人身形一扭 躲過飛針便遁形隱入陰影之中 只見此時柳少俠的劍勢以逼于我面門 我右手捏針作劍勢 卻難以抵擋 右手手掌被貫穿 劍鋒未停 更是刺入右肩 鮮血淋漓 噴射在正殿大廳

千骨
幾天光景,我便將武林大會瞧了個仔細,到處都是貪念、欲望,只有一個女孩,她的心像水滴一樣晶瑩剔透。此后,她出現的地方,我會遠遠站著,留意她。
她眼里永遠都不會離開她的師兄,盡管他總將她置于險地。而我,則不經意每一次,為她化險為夷。每回見她有危險,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她不要有事,我不要任何人傷她一分一毫。
這種異樣的感覺時常讓我困惑,我是一只妖,理應沒有七情六欲的,這是我的劫嗎?

神漢
妖有了人的感情就不再是妖,而是人妖,咳咳,說句臺詞別在意。幻化之術是妖術,可是環境卻可以讓人自相殘殺,是拉仇恨的不二選擇,你看,說著就來了。
皓月
看著這些正道小屁孩在這里為了個位置打的你死我活,我感覺正道還是以前那個道貌岸然的家伙掌控。看那慕云小兒還有那個溫劍打的那個火熱,好漂亮的小姑娘,聽見有人叫她小草。我要把她帶回圣教,做我的壓教夫人,沒想到剛出手就被人阻止。也罷,今日先不動手了,來日再會。

聞鍵
天啊 這婢女竟如此廢物 我不顧手臂鮮血與長劍 左手又攆出銀針擊碎劍柄帶著劍刃追入后殿的陰影之中
小草
大廳里打斗的異常激烈,好幾回大師兄遇到險招。記憶里云哥哥應該武功好得很啊,剛剛那幾個險招,要我都能輕易化解的,真不知道云哥哥最近怎么了。我看著大廳上的打斗,莫名的想阻止這一切。外面生靈涂碳,他們這幫爺們還在爭個什么盟主,難道默默去為民眾做些實事不更好么。什么名啊,什么利啊,唉唉,爭來斗去有何意義呢,男人的世界搞不懂。。。

千骨
她的眼中常有波動,以往都是牽掛、擔憂,這一次不同,是一種悲傷。我不懂悲傷,也沒有眼淚,可我就是知道,她在悲傷,因為他。
我鼓足勇氣,現身在她眼前,第一次與她說話:

”你愿意跟我走嗎?我……“想了許久,我還是決定跟她坦白,”我是一只妖,我見得到你純潔的心。我知道你難過。跟我走吧,離開這里,我帶你去永遠不會難過的地方,好嗎?“
她看我許久,不語。
”你可知道,他對你無情,若不是我每次護你,你早就……“
一種刺痛,穿過精元。
我低頭,她拿著短劍,短劍,深入我的肉身,刺穿了我的精元。
不需要問原因,從她的眼神里,我已經看清了她的憤怒、悲傷,以及對我的厭惡、不屑……
心里很涼,很緊,好像有東西在撕扯,原來,這就是痛。
我想我懂了,我的劫,我的結。

神漢
天崩地裂,天昏地暗,蜀山崩塌,群魔出世。古老的預言何時實現?這已經不重要了,婳千骨帶著最后的一絲眷戀離開了,墜入六道輪回。可是打斗還在繼續,流血還在繼續,人魔大戰還在繼續,只能有一個勝者,必須有一個勝者!會是誰?沒人知道,即使是預言也沒有提到。
皓月
經過幾日的爭斗,正道中人元氣大傷。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一定要把這些狗屁偽君子全部干掉。帶著我圣教弟子,殺上山去。“慕云小賊,皓月在此,你們這些正道小兒還不束手就擒”

慕云
妖人!!你終于來了!
待某 取你項上人頭,以祭先師 在天之靈
說罷 便不顧及 眼前對手 打算直取皓月

忽然旁邊 靈光乍現 一枚靈丹 隨風而動
原來 正是我苦思冥想的 千骨之魄所化的靈丹!!
我費盡心機 謀害師傅 爭奪武林盟主 正為此物!!
原來已經修煉成了小妖 死的好 化的妙

我不顧一切 沖向靈丹 貪婪之情溢于言表 師妹草兒 見我此狀更是大惑不解
‘云哥哥 你這是……?

小草
打斗中最忌諱的是分心。眼見云哥哥心情恍惚,不知道有什么心事。好在你武藝精湛,深得師傅真傳,把個皓月殺得節節敗退。在圍觀人們的喝彩聲中,我心頭一陣揪痛。云哥哥,你都高高跳躍在上風頭了,師傅怎么會死在皓月小兒手上呢,這個實在令人費解。我這樣看著,想著,突然,靈光閃爍,靈珠出現,剎那間,你不顧自己尚在惡斗中,棄戰奔珠。。。這個空檔,任誰都看得到,更別說皓月了。只見皓月抓住這個機會,長劍直入,刺向云哥哥后心間。我一聲乍呼,不及細想,橫身躍出,用自己嬌弱的身軀去擋那個致命的穿心劍。

聞鍵
蜀山竟淪落如此也不奇怪,爭強好勝,廢話連篇,在我阻止那妖邪害那婢女之時重傷于我,經仍只顧要個勝負,雖然右臂右肩插著暮云的長劍劍刃,但懸壺濟世除魔衛道為師門之重任,門派之爭狹隘愚蠢,補料想我游醫一派竟然也會卷入此中。

此時妖邪皓月已露面,我左手攆針做符,飛針而去,直飛向皓月七七四十九個穴道。

因右臂劇痛難忍,自己捻針刺入自己死穴,一求延長身體機能力戰皓月。

神漢
天崩地裂,天昏地暗,蜀山崩塌,群魔出世。預言實現了,在小草的血碰到婳千骨的靈珠。,于是,魔君皓月帶著嘲諷的眼光看著面前已經利令智昏的慕云,誰是魔?誰是正?“我只是想娶小草回去。現在,只有我能救活她,你還不退下嗎?”皓月大聲的質問,溫劍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他還在苦苦支撐。慕云會怎么做呢?
皓月
看到慕云如此卑鄙,竟然想吞下千骨元神成魔。沒想到一劍過去,小草擋在他的身前。我決定要用我畢生絕學了。先開大然后開EQ跳過去將他暈住,開了W一頓猛敲。一燈大師教我的就是厲害,幾下就把慕云打的爬不起來。萬萬沒想到,那個文件小屁孩自己都快不行了竟然還偷襲我。趕快閃現加疾步成功躲開。

文件小兒竟敢偷襲我,不能忍呀。佛山無影腳,降龍十八掌,九陰白骨抓,黯然銷魂掌,這些都不行呀。拿塊板磚沖過去,對著文件一頓亂打。小樣安心去吧。

慕云
我幾次 上前 都被皓月阻止 好在有那個大夫 替我擋住
我不管他的死活 只顧抓住眼前的靈珠
這次必然不能失手
縱身越過 待將 靈珠 拿住之時 忽覺腦后勁風以至
如果躲避 靈珠將失手 落地 如若不躲 我這……
苦無兩全之策 千鈞一發之際
一條身影 悠然而至 擋在我身前 ‘草兒 來到剛好’
我不假思索,穩妥握住靈珠 耳中‘噗嗤’一聲
見一柄利刃 已經刺入草兒胸口 穿胸而過
眼見草兒 對我 擠出一笑 ‘云哥哥,我……’
我遲疑了一下 隱約覺得心口有些刺痛 好像感覺以后要失去什么

四十九只銀針并非銀針的本體 而是我的幻象 皓月這弱智躲開了他認為的銀針 去擊殺我留在原地真正銀針的幻象 什么除魔衛道什么拯救蒼生 遭正邪兩道暗算已無所謂

我要殺

拋撒無數銀針 針針如同漫天桃花 花雨落地如同重錘

小草
皓月一劍刺中我心臟,好一個穿心劍,不偏不倚。聽著云哥哥你句“草兒,你來的正好,,,”看著云哥哥繼續著去搶靈珠,我眼中掠過一絲譏諷微笑。原來的心痛現在沒有了感覺,不僅僅是被劍刺穿的緣故。云哥哥,你或許馬上就有如愿得逞,云哥哥,祝福你。這樣想著,眼睛開始迷離,我竭力抑制在自己的心性,我想多看云哥哥幾眼。盡管明白自己在他心中的沒有位置。

云哥哥正欲吞下靈珠,我擋住了皓月的穿心劍,不想被溫劍斜砍一刀,頓時云哥哥握著靈珠的手連同臂膀被生生削掉。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我恨自己沒有能夠再幫到云哥哥,我只能在眼角流出悔恨的淚。靈珠落地,帶進了更多的爭奪者。文件的漫天銀針射殺了大半生命。皓月的眼被射中,估計要瞎掉了。

文件對打魔君,他們不知道會誰勝呢,只知道,皓月的刀劈向了文件的腦袋,云哥哥單手持劍,掄向魔君的腰身。。。而我的血跟地上小河般的血混流一起,溫溫的,濕濕的,猶如云哥哥的懷抱。云哥哥,來生再見。。。。

下載APP客戶端
20元体彩刮刮乐中奖率